• 早教知识
  • 胎教大全
  • 寓言故事
  • 早教资源
  • 才艺培养
  • 游戏玩具
  • 智力开发
  • 学前教育
  • 亲子阅读
  • 性别教育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早教资源 > 正文

    [我们究竟需要怎样的自然亲子科普] 安徽省自然基金科学网

    时间:2019-03-06 12:03:12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对很多孩子来说,亲子科普活动是他们走向大自然的第一课,也是建立人与自然关系价值观的第一步。

    ◎由于没有足够的科研工作者参与,一些普通爱好者甚至受经济利益驱动者纷纷涌入,造成了一些行业乱象。

    ◎规范亲子科普游学市场,需要相关部门参与进来,针对目前市场存在的乱象,加强对组织亲子活动机构背景资质的审查,加大市场上亲子活动的规范及抽查力度。

    最近,一个假冒 中科院专家 摊上事了。自称 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成员专家 的马啸堃和合作者武艺,打着自然亲子科普教育的旗号,因涉嫌私捕偷运野生动物在马达加斯加被拘留,同时被拘的还有一名参加活动的学生家长。

    近年来,国内亲子科普市场快速增长。乘着放开二胎政策的东风,不难预计这一行业将迎来规模效应红利期。但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市场,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的问题也日益凸显。我们应该如何带着孩子看世界,又需要怎样的自然亲子科普游学呢?

    神预言 不幸成真

    马达加斯加环境森林部的官网报道显示:2月16日,两名中国人试图非法私带动物出境被捕,涉及的物种包括变色龙、蜥蜴和一些节肢动物。

    从他们行李箱中查获的爬行动物疑似国王变色龙和马岛日行守宫(一种壁虎),均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II物种,也是当地保护物种,严格限制国际贸易。

    目前案件已进入司法程序。根据当地法律,两人或面临5年以上有期徒刑,被罚款两亿阿里亚里(约合人民币40万元)。

    事件发生时,从事昆虫研究和科普活动的国家动物博物馆前工作人员刘晔也在马达加斯加考察。早在2月8日,微博大V 开水族馆的生物男 就@刘晔,叮嘱他 千万注意一下 武艺带领的团队, 如遇此人再次违法捕捉请第一时间联络警方,参与家长请注意,协助动物走私属犯罪行为。

    这条微博因此被网友称为 神预言 。

    《中国科学报》致电刘晔,他答复: 我在马达加斯加时没有遇到马啸堃和武艺,回国以后才知道这件事。据我所知,马啸堃不是科研圈的人,而是一位昆虫爱好者圈里的人,我们交集不多。

    开水族馆的生物男 并不是唯一一个注意到马啸堃和武艺的人。很多人知悉此次马达加斯加事件,是因为博主 带娃探世界 的一篇文章《快救救我的妈妈》。这篇阅读量已经超过400万的文章披露,这两人在户外亲子活动中多次诱导家长和孩子捕捉野生动物,甚至利用他们将动物偷运回国。

    就是这个博主,去年10月底曾发文称,马啸堃和武艺在活动中让家长和孩子徒手抓取可能携带病毒的蝙蝠,亲吻叶猴等动物。

    假 专家 ,真 惯犯

    这个马啸堃究竟是何许人也?

    他在昆虫爱好者圈里小有名气,自称创立了国内首个昆虫主题工作室并拥有国内首家昆虫科普博物馆 自然年轮昆虫博物馆。

    在各种科普活动的个人介绍中,马啸堃的头衔常常是 中科院行政管理局科学文化传播中心昆虫学科普专家 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成员专家 。

    多次撰文披露其不当行径的博主 带娃探世界 就提到,自己最初带孩子参加马啸堃组织的活动,正是因为 这个马老师告诉我们他是中科院的昆虫专家 。

    那事实如何呢?

    《中国科学报》向中科院行政管理局(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秘书处所在单位)求证,相关负责人的答复是:中科院科学教育联盟至今从未成立专家委员会,也未聘任过任何成员专家。经查证,相关说法系马啸堃本人虚假宣传。

    有趣的是,马啸堃曾经发文反击人们对其学历的质疑。但他能拿出的学历证据是一张对外经贸大学 金融学保险方向研究生课程班 的结业证书。

    除此之外,另一个围绕马啸堃的争议焦点在于,他疑似经常从野外甚至海外捕捉动物销售获利,而这些动物中不乏濒危保护物种。他曾经上过一档综艺节目,宣传文案中直接写他是 靠卖昆虫创业 。

    《中国科学报》查证发现,马啸堃在淘宝上经营着一家网店 玛阿特的羽毛虫虫秘店 ,以贩卖活体昆虫、昆虫标本等为主。例如,其页面上的一项商品信息为 国外甲虫标本订金:2000元 。

    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规定,中国明令禁止携带、邮寄昆虫活体及标本入境。如果确有科研、教学等特殊需要,须经国家有关行政主管部门审批许可,并具有输出国家或地区官方机构出具的检疫证书。

    那么马啸堃办手续了吗?

    自然摄影爱好者陈鹰(化名)向《中国科学报》出示了一段聊天记录。

    玛阿特的羽毛 (疑似马啸堃个人微信号)在一个爱好者圈的微信群中说: 带昆虫入境在昆虫圈里是很普遍的吧?要是揪着这个说事的话我觉得挺没劲的。

    很少有搞昆虫的在这点上不越界,因为目前国内根本没有相关的正规手续或者极其繁琐。

    在我的印象里,马啸堃更像是个昆虫贩子。我跟他之间有过一些争论,我感到他的一些观点对自然教育有负面影响。

    陈鹰说。在记者调查过程中,很多人提到马啸堃时都用到了 虫贩子 卖虫子的 这类字眼。

    网络上的自然年轮昆虫博物馆广告文案称,该馆馆藏丰富,包含8个昆虫百科展和两个临时展区,每个展区都有昆虫标本、生境标本和活体昆虫展示, 标本都是非常珍贵且完好的代表性昆虫 。

    《中国科学报》致电一名曾在该馆工作过的人士,试图了解这些藏品的来源,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此次马达加斯加之行的另一个带队者名叫武艺。在他的个人公众号 武艺的自然世界 里,最近一篇更新的文章正是《2019寒假春节自然之旅招募:马来西亚,马达加斯加,苏门答腊》。在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中,武艺介绍自己本职是一个DJ,同时也是昆虫和两栖爬行动物爱好者。

    据圈里人描述,他同样是个 惯犯 。一个与他相熟的知情人士向《中国科学报》透露, 武艺以前没有组织科普旅游团的时候,去国外也会带一些动物回来。

    他家有一堆保护动物,不过一出事儿,估计都转移了。

    2016年,武艺曾写文章宣传 棚拍野鸟 ,就是把野生鸟类拘禁在蔬菜大棚改造的鸟棚中,供摄影师拍摄以盈利。他还在公众号晒出了自己的棚拍作品,遭到网友批评。

    陈鹰进一步披露,武艺曾经违法私自驯养猛禽。但他表示时隔久远,未能保留证据。

    自然亲子科普如何去伪存真

    无论如何解读,此次事件显然给国内刚刚兴起的亲子科普游学市场蒙上了一层阴霾。在博主 带娃探世界 曝光的一则视频里,疑似有马啸堃教孩子走私昆虫的内容。

    在 带娃探世界 的一系列相关微博下面,网友的评论流露出担忧,还有网友特意@ 中科院之声 ,请教如何鉴别真假中科院专家。

    国家动物博物馆科普策划人、中科院动物所博士张劲硕则评论道: 最令人感到伤心的不是偷运变色龙,而是我们努力推行的博物学教育、自然教育和博物旅行受到很大的负面影响。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科普事业的重视,以青少年科普教育为主要内容的市场活动日趋活跃,越来越多的家长有意愿带着孩子去探索体验外面的世界。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各类以青少年科普为名义的托管班、夏令营、旅行团遍地开花,难免鱼龙混杂。正如 开水族馆的生物男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中国的这一行业还在探索阶段,尚未成熟。由于没有足够的科研工作者参与,一些普通爱好者甚至受经济利益驱动者纷纷涌入,造成了一些行业乱象。

    中国国家地理科学考察部主任陈辉列举了自然亲子科普游学中经常存在的一些问题: 有些活动盲目上马,一些非专业人士也敢打着学科专家的旗号招揽顾客;有些本应根据孩子年龄段设置针对性内容的活动,为了扩大盈利,从小学生到高中生,眉毛胡子一把抓,招满人就好;一些孩子单飞的活动,由于没有家长现场参与,在组织服务上各种糊弄,只管把孩子哄开心了,但活动质量远远达不到家长预期。

    对很多孩子来说,亲子科普活动是他们走向大自然的第一课,也是建立人与自然关系价值观的第一步。

    组织者和指导老师应当引导孩子体会自然世界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美丽和脆弱,从而产生珍惜、保护它们的意愿。更重要的是,要让孩子把这份敬畏之心带到都市生活中,传递给更多的人。

    陈辉说。

    陈辉同时指出,科普活动必须严格遵守野外考察纪律,包括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保护当地生态环境、不惊扰野生动物、未经管理部门授权不采集动植物及岩石标本、垃圾集中处理等。具体到每一项考察活动,还会有一些针对性的约束规范。比如开展野外观鸟活动时,要求所有队员不得穿着色彩鲜艳的衣服,或者统一发放野外迷彩装,以免惊扰鸟类。

    作为消费者,又该怎样鉴别亲子科普产品的优劣呢?

    中科院动物所研究员、中国科协哺乳动物学科首席科学传播专家黄乘明提供了一些小技巧: 一看组织方的背景和经验,二看指导老师的水平和资质。如果指导老师的介绍只是一味强调 著名 专家 等字眼,往往缺乏实质性内容,真正的科学家一定是强调学术背景和科研成果的。此外,千万警惕一些哗众取宠的活动环节。如果家长觉得某些活动有危险,有权拒绝孩子参与这些环节。

    两位专家都表示,规范亲子科普游学市场,需要相关部门参与进来,针对目前市场存在的乱象,加强组织亲子活动机构背景资质的审查,加大市场上亲子活动的规范及抽查力度。

    亲子科普是一项崇高的教育事业,不能像做生意一样,申请一个执照就上马。我们需要配套的法律法规,维护这个新兴行业的健康发展。

    黄乘明告诉《中国科学报》。

    《中国科学报》 (2019-03-06 第3版 聚焦)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