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教知识
  • 胎教大全
  • 寓言故事
  • 早教资源
  • 才艺培养
  • 游戏玩具
  • 智力开发
  • 学前教育
  • 亲子阅读
  • 性别教育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寓言故事 > 正文

    [《中国人的身份自信从何而来》的读书笔记]中国人的自信从何而来阅读答案

    时间:2019-01-26 05:54:51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从母系氏族时代向父系氏族时代过渡期间,这样的现象也很正常。但是,不知道父亲是谁,却要伪造出与神交媾而产子的神话,这里面就包含着后世统治者神化自己家族历史的成分,即所谓“圣人皆无父,感天而生”。这也成为后来的“君权神授”理论之滥觞。

      历史上否定禅让存在的文字亦不少见。先秦儒家孔子之后的两大代表孟子与荀子就都持否定的说法,如《荀子·正论》明言:“世俗之为说者曰:‘尧、舜擅(禅)让。’是不然。”法家著作《韩非子·外储说右上》则直言:尧根本没行禅让,只是因为年老力衰而被篡位的舜所“偪”(逼)。 古本《竹书纪年》关于尧、舜传位的记录是:“昔尧德衰,为舜所囚也”,“复偃塞丹朱,使不与父相见也”。“后稷放帝朱于丹水”——后稷是帝舜的臣子,他流放了丹朱,分明是替帝舜免除后患啊。

      从三皇的沿续我们看到了三个氏族部落的政权更迭,也即从伏羲部落到炎帝部落再到黄帝部落,而五帝则都是黄帝的后人了。少昊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黄帝与正妃嫘祖所生的儿子玄嚣,他的另一个名字叫青阳。但是司马迁的《五帝本纪》记载的“五帝”却是另一个版本,他没有将少昊列入,而是说黄帝传位给了孙子,玄嚣同胞兄弟昌意的儿子高阳,是为帝颛顼;高阳又传位给了黄帝的曾孙高辛,称帝喾,高辛则是玄嚣的亲孙子,他的父亲是极。玄嚣与极都没有在位过。

      唐尧的名字叫放勋,是帝喾的儿子。虞舜的名字叫重华,他的父亲叫瞽叟。“瞽”的意思是无目,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有眼无珠。没有人会取这样的名字,因此,这个名字估计是后人对他的贬称,因为他偏不成材的儿子象却有眼无珠地想害死自己的另一个贤德的儿子舜。瞽叟的父亲叫桥牛,桥牛的父亲叫句望,句望的父亲叫敬康,敬康的父亲叫穷蝉,而穷蝉则是颛顼的儿子,因此舜是黄帝的七世孙

      五帝都是有血缘关系的,都是黄帝一脉的世系

      山海经·海内北经》记载:大禹治水时,曾经建造多座四方台型金字塔建筑物,“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山海经·海内南经》称:“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可见丹朱应该是即位过的,否则他不曾居帝位怎么可能称为帝呢?治水的时候又怎会以他的名字建台呢?我们甚至可以大胆地推测丹朱是继位了,只是舜在很短的时间发动政变将他推翻了。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黄帝传颛顼、颛顼传帝喾都不是直接的父传子,但是前三帝即位的原由并没有说是因为前一个帝的儿子不肖,而到了尧、舜传位的时候却特别强调尧的儿子丹朱不肖,这是为什么呢?如果我们的猜测不错的话,恐怕也是继任者舜为了给自己粉饰,用别人的不肖来强调自己深得民心,并非篡位罢了。这样的记载反见出当事人的心虚

      学者童书业在《春秋左传研究》中说“楚之先祖祝融……亦即丹朱,本为日神”。原来传说中的火神祝融就是丹朱!典籍中说他“能光融天下”、“淳耀敦大,天下昭明”,即所谓的“有昭德”,可见并不如正史上所说的那么“不肖”

      舜在夺取尧的帝位时,还清除了另两名强有力的挑战者,那两位也都是有实力的部落首长,一个叫共工,一个叫鲧

      禹这个名字跟舜的父亲瞽叟一样都不是什么好名字,按照《说文》的释意,禹是一条虫的意思。鲧治水九年,禹治水十三年,当时杀鲧是因为舜觉得他治水九年都没成果,但禹治水到九年时也没有多大成果,所以杀鲧还是另有隐情。

      《韩非子·说疑》道:“舜逼尧,禹逼舜,汤放桀,武王伐纣,此四王者,人臣弑其君者也。”舜最终为禹所逐而死于南方的苍梧(今广西)

      现代史学家顾颉刚先生曾指出:“禅让之说乃是战国学者受了时势的刺激,在想象中构成的乌托邦。”所谓的禅让,不过是政治的修饰行为。

      中国历史上真正意义的封建社会其实只有周朝。所谓封建,就是封邦建国,是将散布于各地的氏族部落(称为诸侯)从分别独立状态抟合而为一整体国家的进程

      据说周人是弃的后代,弃就是在虞舜之时与大禹共治洪水的后稷,也就是替帝舜流放丹朱的那位

      陈:虞舜之后,西周初年封妫满(胡公满)于宛丘(今河南淮阳),立国陈。陈者阵也,由“阜”字与“东”字组成,东字字形为日在木中,含义为太阳出没的扶桑神木。宛丘系伏羲建都之地,也是先祖观察太阳活动等天文之中心,所以专司观察天文神职的氏族被封于宛丘之地,则为陈氏族。(因虞舜又名姚重华,故陈姓与虞姓、姚姓本系一家。陈姓先祖胡公满,故陈、胡又为一家。)

      《礼记·大传》:“人道亲亲,亲亲故尊祖,尊祖故敬宗,敬宗故收族。”可见,宗法是由于尊祖敬宗而来的。所谓宗法,就是上以奉祭祀,下以续香烟,规范政权财产的继承、规范宗族子孙的传承制度,它的方法是在供奉一个祖先的前提下建立一种秩序,以保证繁衍宗族、承继权利。

      古人有“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说法,包含了两层意思:一是指花无百日红,贫富贵贱不出五代;二是指一个家族再大,同堂不过四世,五世则迁,必定要分家立户,互相疏离,重新组织了

      政治就是力量之间交锋与妥协的艺术,那些没有力量的就只有牺牲的份了

      为了制约高高在上的皇权,迫使皇帝们体恤民情实行仁政,董仲舒还吸收了五行轮替的观念,将君主天命经常改换视作常态,不由一姓一朝永远继承。所以汉武帝经常改变自己的年号,就是希望通过以自己改元的方式,重新开始新的天命。而儒家弟子“以天下为己任”的使命感,也让他们不畏帝王的权威,坚持天下不是一姓一家独有,君权是为天下而存在的。这一套理论虽说有利于制约皇权,但也为后世的皇朝更迭、城头变幻大王旗埋下了新的隐患

      雍正帝为避孔子的名讳,下令“丘”字旁加一个耳朵,从此,凡姓“丘”的都成了姓“邱”。

      仁政只能施行于教化大行的年代,乱世还得用重典。

      达官贵人的家门口通常会竖有两根柱子,左边的柱子称“阀”,右边的柱子称“阅”。阀,是用来榜贴本户中人的功状,也就是立功受表彰和嘉奖的记录;阅,是张贴本户中人做官的经历,也就是入仕的履历表。阀阅,二者合在一起,就是指累世做官的人家。

      所谓“世族”,就是世代做官的家族,它侧重于地位的高贵;而所谓“士族”,则是强调儒学家风、知书达礼,更在乎精神的传承。

      陶侃和祖逖各自统领着以北方流民为主体的军队,军纪不是很好,经常有纵兵抢掠的行为。今天的教材只说他们是北伐名将,力主收复,是爱国主义的化身,所以不大讲这些了。但史书上还是有记载的。陶侃原来是鱼贩子出身。而祖逖南渡的时候,公私财物都很贫乏,没有什么好的服饰玩物。有一次,王导、庾亮等人一起到祖逖家里去,忽然见到皮毛衣服层层堆积,珍宝和贵重的饰物陈列满架。大家都感到很奇怪,问他怎么一下子富起来了,祖逖倒也不避讳,回答说:“昨夜又到南塘走了一趟。”——南塘,即秦淮河的南塘岸,祖逖在当时常常让部下出去公开抢劫。

      谯郡桓温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传说他在率军北伐时路过自己曾经当太守过的金城,看到年轻时种下的小树都已长成十围的大树了,于是发出一声著名的感慨:“树犹如此,人何以堪?”今天的人就因为这句话记住了他。当然了,他还有一句名言,那就是:“做人如果不能流芳百世,哪怕遗臭万年也值得!”这句话也有很多人有同感,只是不知道是他说的罢了。

      在东晋的四大家族中,谢安是最注重培养和教育子弟的。有一次,他问子侄们:“子弟后辈,关别人什么事,为什么却总想他们好呢?”大家都没有说话,侄儿谢玄回答说:“就像芝兰玉树,总想让这些美好的东西生长在自家庭院里。”——确实如此,大家望子成龙,不都是因为这种心理吗?

      江左侨姓各族也正是以过江时间的先后作为地位高下的分界

      先前,王羲之的儿子王献之等人去看望外公郗鉴时,“蹑履问讯,甚修外生礼”。郗超死后,献之等人再去拜见郗鉴,“皆着高,容轻慢”。郗鉴请他们坐一会儿,都说有事没空。等他们离去,郗鉴愤愤地说:“使嘉宾(郗超)不死,鼠辈敢尔!”——古代人席地而坐,入室必须脱屐蹑履,穿着高屐进去是很不礼貌的。

      拓跋鲜卑入主中原后,经历了一个逐渐汉化的过程,此过程的实质也就是拓跋鲜卑向以士族为代表的汉文化的归顺过程。所以钱穆先生比喻留居中土的北方士族是“惊涛骇浪中的掌舵人和病人身上起死回生的活细胞”。中国文化,赖借这些门第的扶护保养而重得回生,如果没有他们,华夏文化也许难免与古希腊、古罗马文明一样,在受到蛮族的疯狂攻击后严重衰落,陷入那种欧洲历史上所谓的“黑暗的中世纪”。在此过程中,我们必须提到清河崔氏的崔宏、崔浩父子。

      一种精神或行为方式在某一宗族内延续三代以上,便可视为某一家族之文化传统,构成其门风。

      最早著录《兰亭集序》的《晋书·王羲之传》有一句:“虽趣舍万殊,静躁不同,当其欣于所遇,暂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将至。”这也为后来官修的史书所沿用。然而,在历代的书法摹本中,却每每变动了一个字——将其中的“快然”变为了“怏然”。究竟是“怏然”,还是“快然”呢?一

      《世说新语》记载:“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肃肃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山涛)曰:‘嵇叔夜之为人也,岩岩若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

      在今天的浙江绍兴老城区的东北角有一条街叫三埭街,从南首新桥以北起,到斜桥直街一带,以月池坊口为止,自西到东其实是三条狭小的街衢划出的一块区域,而这块区域当年就曾是贱民们的聚居地。因为当地把贱民称为“堕民”,所以这条街又称“堕民街”。

      堕民与一般平民风俗迥异,穿着打扮也有异常人。女的穿青色上衣、蓝色裙子,不许卷袖,不许穿红鞋,不得戴耳环,头上梳高髻,脑袋后面好像挂着一把大蒲扇,特别惹目,出门不论晴,必定携带长柄雨伞,而且要头朝地夹在腋下;男的头戴狗头帽,裙以横布,不得穿长衫,严冬季节即使身穿棉袍也不得穿袜子,所以又称“赤脚堕民”。如果是演戏的,则要将脑壳头顶的前半边头发都剃光

      堕民与一般平民几乎不共职业,男性堕民的主要职业是吹鼓、演戏、抬轿子,大多担任婚丧喜庆杂役;女的则从事保媒、卖珠、接生等,正如鲁迅所说:“男人们是收旧货,卖鸡毛,捉青蛙,做戏;女的则每逢过年过节,到她所认为主人的家里去道喜,有庆吊事情就帮忙。”此等职业旧时视为“贱业”,基本上是服务性的微贱劳动。堕民服务所得的报酬大体上不是一次一得,而是根据服务对象的财力和应役的状况而定。堕民女子往往比男子得到的多,她们出门随身携带布口袋,以便随时接受顾主的施予物。

      收养义子的习惯,历史上早就存在。《诗经·小雅·小苑》中有“螟蛉有子,蜾蠃负之”之句。古人以为蜾蠃有雄无雌,无法进行交配生产,没有后代,于是捕捉螟蛉来当作义子喂养。据此,后人将被人收养的义子称为“螟蛉之子”

      为什么明太祖与雍正帝会如此讨厌商人呢?社会学家格奥尔格—西美尔在《货币哲学》中阐发的一些观点,也许可以为我们提供某种启示。他说:“当千差万别的事物都能兑换成货币时,事物本来的价值便受到了损害”。货币确实有拉平各种社会职能的能力,在交换市场上,货币面前一律平等。货币破坏了皇权所规定的等级,专制的统治者出于独尊皇权的需要,对商人有可能与皇权分庭抗礼的潜在力量很是顾忌,而掌握货币的商人天然就是那些传统精英的威胁。

      有的人衔玉而生,钟鸣鼎食,富贵荣华似乎与生俱来;而有的人降生郊野,命比纸薄,黄泥土屋就是他全部家底;有的人死如泰山,托体山阿,起陵筑墓,备及哀荣;而有的人暴卒瘐毙,尸骨无存,轻如鸿毛,随风飘去。仅此两端,就已天壤之别,更遑论中间过程,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所以说,人生来平等只是人类的美好愿望与理想,而几千年的社会现状却是——人,生来不平等。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