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文学文摘 > 正文

    台湾小党难逃“泡沫化”宿命

    时间:2019-11-04 10:38:59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王老养,那个共产党主席哦?”
      在台南市新化区,这位老农民几乎无人不晓。他留着一头银色卷发,出门必开悬挂红旗、印着“共产党”三个大红字的黑轿车。
      在岛内向“内政部”备案的237个政党中,台湾共产党名列第141。王老养是台共党主席,他说该党以数千名党员“名震天下”,然而当英国BBC的记者去探访他时,他却拿不出一本像样的党员名册。
    1.施明德与他的“红党”支持者 (CFP图)

      事实上,台共和许多岛内小党类似,因经济问题而运作困难,问政更是无从谈起。这些小党多半难逃泡沫化的宿命,甚至沦为“一人政党”。

    来搞笑的?有党主席叫肯尼迪


      在王老养的朋友兼秘书眼里,台共能走到今天,简直就是奇迹。
      王原本是富农,拥有近十公顷河川地,算一算也有上亿身家,最风光时还曾有八九个女朋友。1994年,他变卖家产成立党部“共产山庄”,此后历经波折,终于在2008年建立台共。由于有“共产党”字眼,该党成立之初便引发各界竞相关注。
      然而,风光成立之后,台共却陷入沉寂。几年后王老养千金散尽,“共产山庄”也转手他人。没了中央党部,王老养想开会、接受采访,还得借朋友家一用。如今,王和女友相守在一间农舍里种菜维生,唯一的“宣传活动”就是他偶尔开车出去转转,和朋友打发时间。
      和台共类似,许多小党没有行政资源或党产,经济问题便是生存最大阻碍。立场“急独”的台联党,由于在“立法院”拥有席次,每年可获4000万(新台币,下同)的政党补助,令其他小党难望项背;但每逢选举时节,该党依然要靠募款餐会和政治献金来维持开支。
      以“红衫军”为主体的红党,生存则依靠该党精神领袖、民进党前主席施明德。在2007年“百万人倒扁运动”之际,红党在各界瞩目中成立,施明德一人便捐出了530万元,为此还差点跟老婆吵架。最后,施明德这笔钱打了水漂——2008年陈水扁下台后,红党逐渐泡沫化,在随后的“立法委员”选举中一败涂地,从此一蹶不振。
      有些小党鲜为人知,党主席却是响当当的人物。2007年,中国智慧党成立,普通民众对其知之甚少,但党主席却是妇孺皆知——著名作家李敖。该党党纲仅有四字“拒收笨蛋”,对党员不登记、不管理,如今犹如李敖的“一人政党”。
      有趣的是,“一人政党”还有个“台湾国民党”,党主席叫甘乃迪(美国前总统肯尼迪的台译),成立之初便成为网民笑料。在该党简陋的党部页面中,党主席的介绍写着“处女座,血型A”,“兴趣爱好”一栏则是“电脑网络、游山玩水、音乐欣赏”。

    管控不足、缺乏退场机制


      1987年7月15日,岛内开放民众自由组党。此前,扣除“非法成立”的民进党,全岛仅有8个当局核准的政党;解严后各党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光1989年便有23个政党成立。
    2.1999年,新党党员大会。当时该党声势已逐步衰退,几年后泡沫化

      然而,“内政部”调查发现,目前全台备案政党237个,但有效查访到的政党才102个;在剩下的135个政党中,有107个无法取得任何联系——有的查无地址,有的电话空号,有的甚至连党主席都已失联或去世。
      如此情况,与岛内政党成立门槛低不无关系。根据岛内“人民团体法”,若想成立政党,只需取得30人联署,并在30天内送交“内政部”备案,便可获得承认。“内政部”工作人员说,当局对政党运作采取“低度规范、高度自治”原则,不会对政党进行过多的管控。
      不过,该工作人员也坦承,当前“一人政党”、“泡沫政党”过多,是因为现行法规缺乏退场机制,“建党容易撤党难”。
      1991年,民进党籍前“立委”朱高正以“国民党烂、民进党乱”为号召,成立中华社会民主党,被视为挑战蓝绿格局的第三势力。然而,由于缺乏基层实力,该党在数次选战中败北,1992年便陷入停摆。
      1994年底,社民党与新党合并,党员纷纷“改旗易帜”,令该党名存实亡。同年,朱高正以政党已不存在为由,致函“内政部”要求撤销备案,却遭到“脑筋急转弯式回复”:除非党员大会同意,否则不予撤销。
      “党都没有了,哪来的党员大会?”朱高正无奈地说。

    也有小党是骗钱的


      当然,想撤党也是有办法的,比如诈骗。
      2004年,自称“中国团结党主席”的男子吴志毅,盯上狂热的蓝营支持者,打着“统一”名号四处招摇撞骗。
      当时,被害人葛女士拿着一大包证据,到警局检举吴志毅诈骗她上千万元。她说,自己期盼两岸早日统一,吴志毅以团结党主席身份联系她后,建议她入党并担任“两岸和平特派员”。在吴的游说下,葛女士花了6000元加入该党,并自许为“和平大使”,不断向该党输送政治献金。
      葛女士坦承,他问过吴志毅好几次“什么时候才可以去大陆赴任”,对方总是以“时机未到,党还需要扩充实力”为由推托,她也没多想。直到与吴失联,她才惊觉受骗。
      更让葛女士愤怒的是,吴志毅连老荣民也骗。一位邱姓荣民,加入团结党后便获任“中央大陆工作部书记”。老先生当时以诚惶诚恐之心接下这份“工作”,但4年来都没有下文,更陆续捐出十几万元“支持党的发展”。
      据了解,吴志毅于1989年成立中国团结党,多年来谎称该党“在大陆有办事处,入党好处多”,一张党证卖6000元;他还向党员贩卖高级职位,从基层干事长再到“驻上海办事处书记”,价格从数万元到上百万不等。据调查,至少有百余人受骗,涉案金额上亿元。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