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文化艺术 > 正文

    追寻莫斯科中山大学

    时间:2019-08-13 14:51:11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位于莫斯科市区西南沃尔洪卡大街16号的一幢四层楼房,看上去是一座很普通的建筑,然而很少有人知道这里却记录着一段特殊的历史。80多年前这里原是一所很特别的学校——很多了解中国革命史的人都知道的著名的莫斯科中山大学。在中国革命史上,曾经为国共两党培养过大量干部的就是黄埔军校和莫斯科中山大学。因此,对莫斯科中山大学的研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创立
      
      莫斯科中山大学是1925年秋在苏联支持下成立的,因为孙中山的联俄政策,故名中山大学。这是一所为当时国共合作的中国大革命培养政治骨干力量而设立的特殊学校,招生对象不仅有国民党人,更多的是共产党人。国、共两党的许多重要领导人都曾在此留学。
      莫斯科中山大学对中国现代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国民党方面的蒋介石之子蒋经国,冯玉祥之子冯洪国、女儿冯弗能和冯弗伐,邵力子之子邵志刚,叶楚伦之子叶楠,于右任之女于秀芝等,以及共产党方面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邓小平、乌兰夫、叶剑英、董必武、林伯渠、徐特立、何叔衡、杨之华、杨子烈、施静宜等,都曾经是该大学的学生。
      1924年1月,在广州召开的国民党“一大”上,孙中山提出了“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此后,在苏联的援助下,孙中山对国民党进行了改造,吸纳了大量中国共产党人,并很快地在广州站稳脚跟。1925年3月,孙中山不幸病逝,苏联在中国失去一位最亲密的朋友,苏共领导集团很快作出决策,对中国革命投入更大的资本,除枪炮支援外,创办一所学校,以孙中山的旗帜招徕中国先进青年。目的在于用马克思主义理论培养中国革命的布尔什维克干部,并成为今后中苏关系的纽带。莫斯科中山大学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当时,苏联驻广州国民政府总顾问鲍罗廷被称为国民政府的“保姆”。国民党中央的许多重大决策都要经过他,莫斯科中山大学在中国的招生就是他一手操办的。1925年10月,鲍罗廷在国民党中央会议上正式宣布在莫斯科建立孙中山大学,帮助中国国民革命培养干部,建议国民党选派学生去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这个提议很快获得一致通过,并成立了由谭延闿、古应芬、汪精卫组成的招生委员会。
      选派工作在广州、上海、北京、天津等大城市进行。消息一传开,上万名青年踊跃报考,考中山大学一时成为革命的时髦象征。广州当时是全国革命的中心,最终第一批录取的300名学生中(其中中共党员、团员占了学员总数的80%以上),广州占了180名、上海50名、京津地区50名;鲍罗廷特别推荐了20名,他推荐的都是国民党要人子弟,如蒋介石之子蒋经国、邵力子之子邵志刚、李宗仁内弟魏允成、张发奎弟弟张发明、邓演达弟弟邓明秋、于右任女婿屈武等。
      当时,革命青年以报考黄埔军校为荣,而今许多黄埔生还未毕业,就吵嚷着申请报考中山大学。为此蒋介石大伤脑筋,因黄埔军校一、二期学员即将毕业,他急需这批少壮军官。虽然黄埔军校最后得到10个报考名额,而且严禁黄埔一、二期学员报考,但这道禁令并没有一刀切。黄埔一期生邓文仪偷偷报考,并获得通过;而黄埔一期的另一位中共学生左权对这一禁令不屑一顾,邓文仪前脚一走,他打起背包后脚就跟着去了。
      当时的莫斯科中山大学还处于秘密状态,不对外公开,也不挂牌子。1925年11月中旬,莫斯科中大举行了隆重的开学典礼,典礼厅主席台上悬挂着苏联和中华民国的国旗。列宁、孙中山的画像并列悬挂在两国国旗中间。托洛茨基主持了开学典礼并作演讲,他诙谐地说:“从现在起,任何一个俄国人,如果他用轻蔑的态度来对待中国学生,见面时双肩一耸,那他就绝不配当俄国的共产党人和苏联公民……”托洛茨基的演讲给中国留学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26年1月,又有10名在德国学习军事的国民党学员转入莫斯科中山大学。不久,中共旅欧支部的20名党、团员在法国受到巴黎警察当局的迫害,也转道来到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这批学员中有邓小平、傅钟、李卓然等。
      莫斯科中山大学是苏联、中国国民党和共产党三方合作背景下的产物,其兴衰起伏与中共、国民党和苏联三方的关系以及中苏两国关系的发展变化紧密相联。中山大学名义上是为中国国民党而办的,所以中山大学的管理者有苏联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的代表。1926年夏,邵力子来到莫斯科,代表国民党进驻中山大学负责监理工作,成为中山大学的理事会成员。在此期间,国民党要人宋庆龄、冯玉祥、胡汉民等曾来到中山大学演讲。
      
      教学和社会活动
      
      
      中山大学的校园里有一座四层楼的小别墅,还有花园、篮球场、溜冰场。这座古建筑十月革命前是一个俄国贵族的庄园,屋顶浮雕华美,室内吊灯堂皇,每一间房屋都高大敞亮。后来一个大厅改成了礼堂,整座庄园被改建成具有一定规模的学校。
      莫斯科中山大学学制两年,中国学生来到这里的重要任务是学习,学生首先要学习俄语。第一学年,俄语学习安排的时间特别长,每天为4课时。其他课程有政治经济学、历史、现代世界观、俄国革命理论与实践、民族与殖民地问题等。第二学年的课程为中国革命运动史、世界通史、马克思主义哲学、列宁主义原理、经济地理等。此外,莫斯科中山大学还有一门重要课程——军事训练,该军事训练课程每周一天,主要内容为步兵操典、军事技术、射击、武器使用与维修等。
      中山大学的教学方法是教授先授课(用俄文讲,有中文翻译),然后学生们提问、教授解答、自由讨论和辩论,最后由教授作总结。
      中山大学的基本教学单位为小组,1926年初学生约340多人,编成了11个小组。到了1927年初,学生达600多人。由于学生文化水平参差不齐,学校为文化程度低的学生设了预科班,进行初级教育;对俄语程度较好的学生设有翻译速成班。张闻天、杨尚昆便是速成班的学生。
      当时的苏联,国内战争的创伤尚未完全恢复,经济建设还没有走向正轨,但年轻的苏维埃共和国为莫斯科中山大学却花费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据当时苏联档案记载:莫斯科中山大学预算为1000多万卢布,还动用了当时十分紧缺的外汇供学生回国探亲用,苏联政府还尽一切努力来保证学校的教学需要和学生生活。当时,在莫斯科中山大学的中国学生享有优于苏联教师的待遇,学校给学生们发西服、大衣、皮鞋、冬装,寒暑假还组织学生进行夏令营或参观旅游。
      斯大林是创办莫斯科中山大学的倡议人。1926年,斯大林与托洛茨基围绕着中国革命问题产生重大分歧。广州中山舰事件之后,斯大林和托洛茨基先后登上中山大学的讲台,就中共是否退出国民党问题进行激烈辩论,并回答中山大学学生的提问。他们的目的都是为了争取中大学生的支持。由于他们对中国革命具体问题缺乏深入的了解,并且僵化地搬用马列主义,结果好心并没有办成好事,给中国革命带来了一定的负作用。
      1927年,中国大革命失败后,全国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根据斯大林的意见,共产国际决定:中共第六次代表大会在莫斯科举行;并从中山大学抽调了部分俄语基础好的学生担任大会筹备组工作,如李培芝(王若飞夫人)、孟庆树(王明妻子)、杜作祥(陈昌浩妻子)、瞿景白(瞿秋白弟弟)、秦曼云等都参加了六大筹备组的材料翻译工作。大会材料都是中山大学教授依据共产国际和斯大林的指示拟写的,担任翻译工作的中山大学的学生万万没有想到,他们翻译的材料都是中共六大的决议和文件,他们比中共六大领导层的核心人物(向忠发、周恩来、李立三等)还先看到了六大文件。
      中共六届一中全会后,共产国际为了培养更多的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干部,决定在莫斯科中山大学增办一个特别班,轮训中共党内的高级干部。中共早期著名活动家林伯渠、徐特立、吴玉章、何叔衡、叶剑英等便是这个特别班的学员。
      
      莫斯科中山大学的解体
      
      20世纪20年代后期,中国国内革命形势发生急剧变化,国共合作最终破裂,中国国民政府与苏联的关系也日趋冷淡。中国革命形势以及中苏关系的剧变对莫斯科中山大学产生了强烈的负面影响,导致中山大学生源严重不足。1927年7月26日,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发表声明:“取缔”莫斯科中山大学,并与之断绝一切关系,同时命令各级组织严禁再向莫斯科派遣留学生。
      莫斯科中山大学自身在办学方面也存在一系列问题,如资金投入与人才产出的失衡、中国留学生托洛茨基反对派的活动、清党运动等一系列事件的综合作用,最终导致这所在留苏教育史、中苏关系史和中国近现代史上具有一定地位和影响的学校停办。
      莫斯科中山大学于1930年夏天宣布解散,前后历时短短5年。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