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教育教学 > 正文

    西方“宪政民主”怎么了?

    时间:2019-11-08 17:19:20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2016年3月底4月初,在资本主义最发达的法国和美国,接连爆发了“黑夜站立”“民主之春”抗议示威活动。成千上万的民众涌向街头,向政府和社会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愤怒。法国和美国向来以西方“民主典范”著称,历史上法国《人权宣言》《美国宪法》以及以此为基础构建的“宪政民主”,成为西方世界津津乐道并大肆向全球推广的“普世价值”。国内外鼓吹者宣扬西方“宪政民主”能保护公民的自由平等权利,保障言论与新闻自由,保障选举民主与司法独立等等。然而此次“黑夜站立”“民主之春”运动揭露的种种问题,使人们有理由去质疑西式自由、平等和“选举民主”的真实性,有理由去批评所谓“宪政民主”的虚伪性。
      一
      崇尚“自由”“平等”“人权”是西方资产阶级反封建斗争的需要和取得斗争胜利的成果,毫无疑问有其历史进步性,然而当资本的统治完全确立巩固以后,其历史进步性逐渐消失殆尽,成为资产者欺骗愚弄无产者的口号和伎俩。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宣布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1789年法国《人权宣言》第一条规定,人生来就是而且始终是自由的,在权利方面一律平等。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第一条也规定,人人生而自由,在尊严和权利上一律平等。《世界人权宣言》第二十三条还规定,人人有权工作、自由选择职业、享受公正和合适的工作条件并享受免于失业的保障。
      然而,这些冠冕条款一遇到西方国家冰冷的现实,就如同被戳穿的肥皂泡,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法国的“黑夜站立”运动,起因是政府颁布的《劳动法》改革方案偏袒雇主一方,侵害了劳动者的权益。据2006年2月18日法国劳工部长米里亚姆·荷姆里公布的方案,原先工人每周工作35小时,按照新方案,可能被允许在连续16周内每周工作时长增加至46小时,还允许经营不当的企业老板在收入降低的情况下不给补偿地解雇职工,并给劳资调解委员会减少被解雇职工补偿金的权利。这些规定一旦采纳,年轻人尤其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的利益,首当其冲会遭到侵害。在法国,年轻人就业本来就困难,且工作条件艰苦,劳动报酬低。新规定使他们的工作时间加长但薪水却减少。更为糟糕的是,法国长期以来失业率居高不下,一直在10%以上,按照新规定,允许雇主迅速解聘员工,将会使法国的失业形势更加严峻。
      新方案公布后仅仅两周,“黑夜站立”运动便在法国各大工会的组织下兴起,第一天全法就有约39万人参加游行,人群从最初以学生及年轻人为主,迅速扩大到不同职业、年龄以及肤色的社会各阶层人群,范围从巴黎迅速蔓延到全法70多座城市,迄今为止已有上百万人参与其中。
      反新《劳动法》只是“黑夜站立”运动揭示的法国社会问题的冰山一角。随着运动的深入,民众讨论的话题囊括了法国的经济、政治、社会等诸多领域,包括移民问题、难民问题、恐怖主义、社会安全、金融资本主义、民主制度等等。民众批判的矛头也直指法国的经济政治制度,他们反对自由资本主义,反对金融资本主导的市场经济,反对全球化,反对代议制民主的虚伪,要求终身工资、全民就业,主张摧毁金融资本经济,降低高收入等。
      “黑夜站立”运动是长期以来尤其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法国社会陷入失业率上升、公共债务加剧、经济增长疲软等困境,广大民众对执政者的无所作为表达自己的愤慨和失望的产物。法国社会的种种问题,从根本上讲,是资本主义自身无法克服的固有矛盾和资本主义制度的本性决定的。
      马克思指出,“权利决不能超出社会的经济结构以及由经济结构制约的社会的文化发展。”(《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05页)资本主义社会的自由平等是建立在所有者自由平等交换自己商品的基础上,交换的对象既有资本所有者掌握的物质商品,也包括雇佣劳动者手里的劳动力商品。所谓自由平等就是所有者的商品按照市场规则进行自由平等交换的权利,是资本所有者同劳动力所有者进行自由平等交换的权利,是雇佣工人自由出卖自己的劳动力、资本家无偿占有雇佣工人剩余劳动的权利。不仅经济上雇佣劳动与资本从来就不是自由平等的关系,在思想观念上,在法律关系上,也不存在真正的自由平等。因为所有的观念包括法律,都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基础之上并反映一定经济基础的性质和内容。
      所以列宁说,“任何自由,如果它不服从于劳动摆脱资本压迫的利益,那就是骗人的东西。”(《列宁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812页)“不谈生产资料的私有制,自由和平等的口号就是资产阶级社会的谎话和伪善,因为资产阶级社会用形式上承认自由和平等来掩盖工人、全体受资本剥削的劳动者,即所有资本主义国家中大多数居民在经济方面事实上的不自由和不平等。”(《列宁全集》第39卷,人民出版社1986年版,第423—424页)
      不仅资本主义经济上实现不了自由平等,所谓言论自由、新闻自由也只是口头的自由、纸上的自由,而不是事实的自由。在西方社会,主流媒体包括网络媒体,大都掌握在私人手中,受资本的控制并按照商业模式运作。赚取利润是各类媒体创办运营的首要目标。西方媒体自认为自己是“社会公器”,承担着“公共领域的守望者”的责任,但实际上一旦报道对象涉及自身利益,便毫不犹豫地把媒体的社会责任抛在一边。一贯标榜的独立、公正等美丽说辞荡然无存。对于“民主之春”运动,美国主流媒体集体选择失声充分暴露了西方媒体的本质。分析人士纷纷指出,美国主要新闻媒体已经被权贵政治所拥有和控制。美国主流电视台对这一运动的集体“失语”,源于民众的反“金钱政治”抗议活动不符合这些主流电视台的利益。学者们认为,美国媒体可以宣称独立于政府、独立于政党,却不可能独立于资本。因为媒体实际上是一种产业,同其他任何追求利润、为了赚钱的产业没有本质区别。在金钱政治的逻辑下,媒体不过是资本大鳄们的马前卒,是美国资本利益和政治经济制度的鼓吹者和捍卫者。
      二
      主张西方“宪政”的人,往往把“宪政”同民主联系起来。但从历史上看,美国的“宪政”起初是反民主的,是为了防止和镇压“无财产”群众的“骚动”,是要阻止和避免多数人对少数人的“暴政”。因此,美国的“国父”们设计了两党轮流执政、三权分立制衡等基本政治制度。美国允许存在多个合法政党,但实践中只能是两大政党轮流执政。美国的立法权也遭到分割,在民意主导的众议院之上还有权力更大的“高贵人士”组成的参议院;总统可以是选出来的,但不是一人一票的全民普选选出来的;联邦高等法院享有司法的最高解释权,联邦大法官享有解释宪法、终身任职等特权;政府的绝大多数公务员实行职务常任,且在政治上必须保持中立,不得介入政党活动和政党竞选,如此等等。这些制度设计成功做到了美国第四任总统麦迪逊所说的“应该使少数阶级在政治上享受特殊的永久的地位”。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