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浅析我国“去产能”现状、问题及对策

    时间:2020-03-24 20:42:13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摘要:去产能,即化解产能过剩。随着我国钢铁、煤炭行业去产能步伐的不断加快,淘汰化解落后产能效果显著,行业逐步回暖,企业利润率持续提升。总体来看,当前去产能工作的部署情况进展比较顺利,但仍存在一些亟待解决的问题。我们仍需采取相应的措施,坚定不移地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
      关键词:去产能;问题;破产
      受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层次影响,国际市场持续低迷,国内需求增速趋缓,我国部分产业供过于求矛盾日益凸显,传统制造业产能普遍过剩,特别是钢铁、水泥、电解铝等高消耗、高排放行业尤为突出。大量僵尸企业占用人财物等各类资源,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拦路虎”。因此,“去产能”成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去一降一补”五大歼灭战的首要任务。
      一、去产能取得的成就
      2016年9月8日,沪深两市延续震荡走势,29个中信行业指数中有22个以红盘报收,其中煤炭指数以1.41%的涨幅位居涨幅榜首位。分析人士认为,煤炭行业去产能成果显著是煤炭概念走势昨日偏强的主要原因。最新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8年1-2月,煤炭开采和洗选业利润为462.6亿元,同比上升了19.6%。2018年一季度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产能利用率为71.2%,比上一期高出5.8个百分点。去产能不但没有对煤炭等行业带来冲击,反而使之扭亏为盈,而且是持续盈利,创造了更好的发展机遇和空间。
      二、去产能存在的问题
      (一)工业分行业利润分化明显
      除以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为代表的10大行业的利润增速改善幅度大于同期整体工业企业的改善幅度外,还有16个行业的利润增速没有改善,甚至还出现了恶化。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的生产和供应业,2017年其利润增速为-10.7%,较2015年增速下降了32个百分点。这些显然与电煤价格的大幅上升、成本急升有关。这种成本上升的压力甚至引发了反弹。2018年1月四大全国性电企联名向发改委告急,实际上四大电企的燃煤发电业务亏损面已经较大,发电企业面临尴尬的境地。可见,与整体工业部门同期利润增速的大幅改善相比,这16个行业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在利润增速改善最大的10个行业中,只有专用设备制造业不属于矿产资源、原材料、化工业。如果剔除上述9个行业,则剩下30个行业的整体利润总额增速仅为5.6%。
      (二)优胜劣汰去产能机制不能完全发挥作用
      某些地方依然采用财政补贴、放松环境监管、协调银行贷款等各种方式来保护本地“僵尸企业”。无论是煤炭行业一刀切的做法,还是钢铁行业一刀切的去产能任务层层分解的做法,这些做法虽然能显著提升行业景气,但是却在一定程度上为低效率企业创造了生存空间。这些都使得低效率的企业更难以被市场的优胜劣汰机制赶出市场。
      (三)原材料价格上升,下游行业的发展受到不利影响
      煤炭行业限产导致其价格急剧上升,虽近来价格有所回暖,但仍居高不下,煤炭價格的高企导致电力行业效益急剧下降的直接原因,2017年1-3月,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利润总额下跌高达35.3%。煤炭限产政策还导致煤炭进口数量与价格的大幅上涨,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以国内消费者和企业的利益损失为代价补贴了国外企业。这对于需求不振的下游行业带来了不利影响。
      三、去产能的建议
      (一)调整现阶段去产能总体策略
      政府以破产机制为抓手,积极引导,充分利用市场、法律与金融等各种手段化解过剩产能。以破产为抓手,推进去产能工作,有充足的法理支持和法律依据,能让中央与地方政府在去产能的博弈或者谈判中获得更多主动性,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中央政府破解地方政府在去产能方面的软抵抗,减少中央在推行去产能中不必要的成本。还需要强调的是,在我国经营不善的企业及所在地地方政府只有在企业面临很强的破产清算压力时,才不会漫天要价,积极接受或者协助兼并重组,破产不止是最直接化解过剩产能的工具,而且可以是促进兼并重组的重要手段。
      (二)完善破产制度是现行去产能政策优化调整的重点
      破产是市场经济体制下的一个必然的经济现象,是市场竞争的必然产物.完善破产制度,一方面有利于“僵尸企业”及落后产能的退出,从而化解过剩产能;另一方面能硬化破产约束,限制企业的过度投资。完善破产制度,可以从这几方面入手:第一,强化出资人的破产清算责任。当市场主体出现破产原因时,出资人在法定期限内负有破产清算义务,如违反该义务,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行政乃至刑事责任。第二,增强破产程序的司法属性。明确司法权和行政权在企业破产中的边界,增强法院在企业破产中的主导作用,使企业破产制度回归司法本质,避免地方政府对企业破产程序的直接介人。第三,重大案件交由巡回法庭审理。对于债权债务涉及面广、涉及金额大、有重大影响的破产案件,交由巡回法庭审理,避免地方政府干预破产司法程序。第四,优化破产程序完善破产管理人的相关规定。降低破产财产评估、审计、拍卖费用,减少破产清算成本,提高破产清算收益,提高债务人、债权人申请破产的积极性。第五,适时修改《商业银行法》。赋予商业银行在处置不良资产中的投资权利,促进商业银行创新不良资产处置方法。
      严控新增产能不能放松。
      坚决实施严格的环保、能耗、安全的技术标准,以防形成新的产能过剩。对于达不到相关标准要求的产能,一定依法责令其限期整改,在限期内若未进行整改或整改后仍不达标的,要责令停产、关闭,绝不手软。
      四、结论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去产能工作可谓大获全胜,这为新一年去产能工作的开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较于前两年,2018年去产能将进入“啃硬骨头”阶段,既要坚决贯彻落实,还需要一股巧劲四两拨千斤。从策略上看,处置“僵尸企业”将成为下一步去产能、调结构的重要抓手。从方向上看,去产能将从以退为主转向进退并重,从总量性的去产能转向结构性的优产能。
      参考文献:
      [1]周伏秋,王娟.煤炭行业进一步去产能的思考与建议[J].宏观经济管理,2017(11).
      [2]牛犁,陈彬.煤炭去产能要发挥好政府和市场“两只手”的作用[J].中国物价,2017(07).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