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宣示法治:文本、立场与实践

    时间:2020-02-14 12:30:09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zzxk/zzxk201412/zzxk20141202-1-l.jpg
      摘要:法治作为一种全球性意识形态,是迄今为止人类社会所能找寻到的最优的治国理政方式。选择法治,就意味着主张规则之治、法律主治、良法之治,并认可法治是善治的价值符号。中国在迈向法治的道路上,经历了分歧、确认、追仿、彷徨等不同阶段,法治建设的徘徊反复归因于法治主义立场的摇摆模糊。法治评估是法治实践的最新形态,简约而坚定的法治主义立场是法治理论与实践有效对接的桥梁。建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总目标的实现,任重而道远,关键在于法治理论的践行。
      关键词:法治;法治主义;法治理论;法治立场;法治评估
      中图分类号:D920.0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3-0751(2014)12-0011-07
      在人类的政治法律生活中,法治是一个经典概念,也无疑是转型中国的高频词汇之一。法治主义则是一种信念,指在国家和社会生活中力倡法治化治理的观念表达与行动实践。从旷日持久的“人治”与“法治”之辩①、“刀治”与“水治”之争②,到1999年“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入宪,法治被确立为治国理政的基本方略和根本原则。2002年,中央提出了“社会主义法治理念”③,颇具中国特色的表述蕴含着对特殊国情的关照。但时至今日,中国依旧在迈向法治的道路上蹒跚前行,民众对“关系”的依赖远远超过了对法律的信任。处于转型时期的中国究竟该以壮士断腕的决绝,还是以中庸妥协的温和去建设法治体系和法治国家,俨然成为一个艰难的选择。
      近现代意义的法治之于中国,实属舶来品。我国的政制中虽曾存在“法治主义”的基因,但其与现代意义上的法治相去甚远。尽管这些年我们努力学习西方的法治理论和制度设计,甚至连司法人员的着装和用具、法庭摆设和建筑格局等都不遗余力地仿效,但法治目标似乎仍遥不可及。法治的图景宏大美好,现实却总是差强人意,在应然与实然之间,中国社会时刻都在演绎着法治的悲喜剧。当“法治”一词被意识形态的大幕所遮蔽,被不分场合地频繁滥用,被过多的政治意愿和社会情绪所裹挟时,其自身的面貌也愈发变得模糊不清,投射到现实社会中的表现则是法治立场摇摆不定,法治建设徘徊反复。正因为如此,学界对法治问题的讨论一直高温不减,呈现出热闹繁荣的景象。④似是而非、低端重复的喧嚣和标语式的呐喊并无益处,发现并直面法治建设中的真问题才是关键。本文的旨趣是,梳理文本、关照现实,让目光在法治文本与法治实践之间顾盼流转,与文本对话,与实践勾连,以开放、容忍的态度寻求转型中国法治立场上的共识,反思作为法治实践最新形态的法治评估中的问题,以期对建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有所裨益。
      一、法治主义:文本梳理
      正名法治的价值与定义法治的内涵,二者之间的关系或并列或承继,构成了当今中国法治认知的一个历史而逻辑的阶段。⑤今天,“什么是法治”依然会被追问不休,不同的时空语境令其展现出普洛透斯似的面貌,但几乎已没有人会公然反对法治。“对法治的一致支持是一项前所未有的成就。没有任何其他单一的政治理想曾经获得全球性认可”,“法治被反复提及这一单纯的事实就是强有力的证据,说明遵循法治是全世界范围内政府正统性的公认标尺”。⑥
      作为一项历史成就,有关法治的论述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期。但需注意的是,“在以‘黑暗时代’著称的500年里,希腊思想对西方而言几乎完全迷失,直到中世纪盛期宗教神学家才重新发现它并赋予它以新的生命”⑦。亚里士多德曾言“法治优于一人之治”⑧,法律不会朝令夕改,其集合了众人的智慧,是不受欲望影响的理智,可以在统治中免除任意和不确定。但亚氏所言法治主要基于美德,其与现代法治有所分殊。⑨著名的亚里士多德“法治公式”⑩包含两重意思:“已成立的法律获得普遍服从,而大家所服从的法律又应该本身是制订的良好的法律。”良法之治和普遍服从,勾勒出了法治的形式要件,但对何谓良法,如何保证普遍服从,则言犹未明。
      近现代意义的法治是西方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它体现了神学世界观向法学世界观的转变。当中世纪的神学面纱渐被揭开,相伴而来的是信仰的缺失、共识的消弭,政治统治的正当性亦面临危机。众所周知,法治主义与自然法思想渊源深厚,而自然法学说在西方可谓经久不衰,因此,主张平等、自由、公平的法治主义顺理成章地取代了上帝,担当起凝聚社会共识、底线共识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人们逐渐开始学会借助以个人权利为基础的法律体系和以社会规则自治为基础的法治体系来统筹规划生活。英国启蒙思想家洛克就认为立法权是国家的最高权力,“谁握有国家的立法权或最高权力,谁就应该以既定的、向全国人民公布周知的、经常有效的法律,而不是以临时的命令来实行统治;应该由公正无私的法官根据这些法律来裁判纠纷”。依法律进行统治,公众的意志是法律的唯一源泉,只有得到被统治者同意的统治才具有正当性,这构成了洛克的法治理论。
      19世纪的英国法学家戴雪(A.V.Dicey)通常被视为近代西方法治理论的奠基人,其对法治问题的阐述一直被奉为经典。他对比了英国与瑞士、法国、比利时的政治法律制度,认为法治是英国宪政的一个重要而显著的特征,并提出了著名的法治三原则,即法律权威至上,否定专制特权;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至国王、下至百姓都要守法;个人权利是宪法和宪政的来源。当代著名法理学家杰里米·沃尔德伦(Jeremy Waldron)亦对此表示认同。他通过案例分析,论证了警察是没有特权的,警察权应该法定,制约警察权的法律和警察的权限应具有公开性,只有如此,公民才能对自己和他人的行为有合理的预期。推而广之,警察之外的其他官员、政客等也都应遵守法律,任何人均应受法律的制约。法治就是法律的统治,而不是由特定的人来统治。可见,无论是从英国的议会民主政治还是从警察权的视角,法律至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都是法治主义的重要意蕴。
      如果扬弃上述探寻法治的单一维度,转而从时间与空间的角度,将法治置于历史、社会和政治语境下进行多面分析,则会发现法治主义更为丰富的内容。美国学者塔玛纳哈(Brain Z.Tamanaha)基于此提出了贯穿法治传统始终的三个主题:政府受法律限制,形式合法性,以及法律之治而不是人的统治。关于政府受法律限制,可以理解为权力法定,公权力应遵循“法无授权即禁止”的原则。关于形式合法性,指的是法治之下的法律应具备公布、面向未来、普遍性、平等适用和确定性等品质。法律之治而不是人的统治,这是通过与人治的对比来阐释法律,其建立在对他人的担忧与不信任的基础上。塔玛纳哈将法治区分为形式法治与实质法治:形式法治是把法治作为一种秩序类型来述说,关注的是法的普遍性、至上性;实质法治则关涉形式背后的特定价值选择。二者并不是截然对立的,形式法治蕴含了实质法治,实质法治须以形式法治为载体。对形式法治的最好诠释或许是富勒所论及的法律的内在道德,即法治八原则:一般性、公布或公开、可预期、明确、无内在矛盾、可循性、稳定性、官方行为与法律相一致。法律是制度性事实,以法律为前提的法治当然不可能价值无涉。运用稳定的、明确的、可预期的法律进行社会治理,是为了实现公平、正义、自由等一系列人类追求的美好价值。“法制的概念纯粹是法律的,法治却不仅是法律的,而且还是政治的、社会的和文化的。”法治不仅彰显了形式理性,而且从来都是有价值承载的,其目的价值是尊重和保障人权,实现对“善”的追求。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