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塞外神探

    时间:2020-01-13 19:59:07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http://img1.qikan.com.cn/qkimages/zhmn/zhmn201311/zhmn20131108-1-l.jpg
      人们对警察的期望是勇敢善战,但公安工作除了需要勇敢善战、精通法律之外,更需要智慧。人们对警察破案时所闪耀的智慧有更多的期待。我小时候读苏联惊险侦破小说——《民警少校》、《一个预审员的手记》,正是怀着这种期待并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塞外神探》所记录的是内蒙古赤峰市红山公安分局局长史海滨上世纪八十年代破的老案子,真人真事。时隔三十年,回头看这些案子,破得仍然让人拍案叫绝,可谓回肠荡气、柳暗花明,比小说更引人入胜——恕我直言,除柯南·道尔、阿加莎·克里斯蒂外,并不是所有的小说家都具备史海滨这种大侦探的智慧。
      看史海滨破的案子,一枝一叶甚至天气都可成为破案的依据,但他不靠运气,靠头脑。人们从这些扑朔迷离的案子中,可以看出警察的大智,这种案子破得过瘾。当然,警察展示高智慧并不是为了让人观赏,而在惩恶除贼、伸张正义。


      “他如一把好刀,刀锋寒光逼人,刀鞘浑圆可人。”
      ——拜伦
      在我的采访经历中,从未见过一个人经办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案件。换句话说,我一般不大相信所谓传奇的说法,以为这多少是一种惑人耳目的渲染,不妨姑妄听之。
      这次采访改变了我的看法,更准确地说,把我震撼了。史海滨作为公安局长的传奇经历使我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在特殊战线上工作的人,以特殊手段对付特殊的敌人,其所作所为必然惊心动魄。
      当我在内蒙古赤峰市和一些人谈起史海滨的时候,对方的回答通常是一句非常简单的话——
      这个人绝了!
      绝了,亦可说是出神入化。但是,站在我面前的史海滨却朴实如常人,他身材中等微胖,腿脚轻捷,一身马裤呢警服纤尘不染,一双细眯的眼睛带着笑意。
      这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儿,可我脑子中又跳出另一幅画面——
      一个即将被执行枪决的罪犯,面对黑洞洞的枪口疯狂叫喊:“我下辈子托生人,先杀了史海滨!”
      还有一幅画面——
      一个杀人抢劫的犯罪团伙在走投无路之际,制订出暗杀计划,目标还是史海滨。
      史海滨仍然用手捻着老旱烟,笑眯眯地向我讲着过去发生的故事。
      “你不怕吗?”我问他。
      老头儿笑而未答,这时他一贯细眯的眼睛睁得很大,炯炯有神,目光极为凌厉。这使我又想起他的严厉、他的智谋,还有他的幽默和嗜酒。
      但是这一切都须从案子谈起。案子对公安人员来说,如同建筑物之于工程师,粮食之于农民,它是生命价值外在化的结晶体。


      “有些人并非聪明绝顶,甚至不比我们聪明,但他们总有能力克服障碍自己的难题。”
      ——威廉·费德
      史海滨生于1928年,新中国成立初期就参加了公安工作。
      都说史海滨爱喝酒,这个事儿传得沸沸扬扬,对一个领导干部,特别是担任公安工作领导职务的人却很不利,别人把身家性命都托付给公安局了,你们却嗜杯中物,如何得了?
      史海滨对此暗自叫苦,酒在他看来虽是个好玩意儿,但自己并未比别人多喝几杯啊。原来,无论是否节假日,自己要是出去喝酒,必定向红山区公安分局的值班室报备,并说明喝酒的具体场所。这样,即使喝不过几回,可人人都知道史海滨好这一口了。
      1981年3月13日晚8点,史海滨到老同事齐文华家里喝酒,菜炒齐了,有香有色,围桌而坐的宾主都端起了酒盅。史海滨侧耳听见外间屋有人叽里咕噜地低语,知道是冲自己来的,便吩咐进屋说话。
      门帘一挑,进来的民警须眉凝霜,说西露天煤矿马架子工村61栋一户发生了人命案。
      没说的,史海滨当即仰脖喝下一盅酒,哈一口辣气,便钻进吉普车,当时是晚上9点20分。
      车在冰天雪地里疾驰,史海滨闭目倾听案情。
      死者名叫王秀琴,是二十七岁的女售货员,风韵正好,为人稳当,死前一切正常。她的丈夫刘义在当天早晨6点45分上班时,曾见她梳洗着装,准备上班。当刘义晚上坐通勤车回家,打开三道锁时,家里整洁如常,唯独没见王秀琴。于是,刘义去自己父母家问,说没来;到王秀琴娘家问,也说不知道。当时天色已经大黑,王秀琴的两个哥哥都是血性汉子,听说妹子失踪后,便火急火燎随刘义到当地派出所报了案。
      冬天的矿区冷落荒凉,并无什么热闹去处,王秀琴会到哪里去呢?刘义一行无处寻人,只好暂时和红山区刑警队副队长梁仁生等民警回到家里。
      梁仁生是个搞技术出身的民警,风度温文尔雅,办案细密稳健。他在沙发上坐定,问刘义,王秀琴早晨出门穿的什么衣服?刘义一口回答“蓝呢子上衣”,后来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慌慌张张地爬到炕上的黄木箱里寻找。
      坐在窗前的梁仁生至今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刘义打开箱盖,只翻了两下,便惨叫一声,像遭电击一般,仰面倒向炕梢,当场昏死过去。
      箱里露出弯曲着腿的死者,正是王秀琴。这个生前充满活力的人,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自家的箱子里。
      史海滨到现场看了一圈,嘴唇紧闭,脸庞如铁。他发现这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一切都无异常变化,既无一滴血迹,又无搏斗痕迹。死者甲状软骨骨折,是被扼死的,她衣着整齐,鬓发光洁,胃内食物尚未完全消化,死亡时间确定为十个小时左右,也就是说死于当天早晨。死者和刘义每天的上班时间相隔二十分钟,作案时间初步定为刘义走后、王秀琴未走这段时间内。凶手作案后锁门而去,现场没有留下指纹。
      史海滨注意到,王秀琴身上的一块日本产东方牌坤表没了,她家的外屋门里外都能开合。
      在场的人看着这位久负盛名的红山区公安分局局长进屋之后阴沉着脸,一言未发。人们,特别是死者家属都希望史海滨能像电影里的英雄好汉一样,三下两下就创造出奇迹。
      然而,上帝从未赐予公安人员以奇迹,他们所要攀登的是荆棘丛生的陡崖,陡崖之上才有桂冠。史海滨脸色阴沉的原因在于,他察觉出凶手以熟练的手段完成了这起谋杀,这无疑是一种挑战。他望着在场的公安民警、王秀琴那委靡不振的丈夫和怒火万丈的哥哥,开口了:“这不是流窜作案,凶手是死者的熟人。三条措施:一、给我从现场找出干货来;二、保密,任何人不许说王秀琴死在箱子里;三、在当院停尸三天,由民警看守。”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