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当今世界左翼政治力量内耗现象探析

    时间:2019-11-04 10:41:27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摘要〕
      当今世界左翼政治力量特别是多国共产党组织无论是相互之间还是内部自身,都不同程度地陷入各种形式的纷争和内斗之中,内耗的主要动因是思想分歧、路线之争和权力利益争斗。这是20世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惨痛教训在21世纪仍未得到有效克服的重要体现。这种“恶性肿瘤”成了制约和影响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复苏振兴的主要障碍之一。许多政党也不同程度地认识到这些问题,但短期内很难从结构上真正解决。考虑新世纪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如何实现合作和联合,必须在此基础上认识并制定相关对策,既要看到前途的光明,但更要实事求是,不宜盲目乐观。
      〔关键词〕
      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左翼政治力量;政党外交
      〔中图分类号〕D5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8048-(2018)04-0005-07
      世界左翼政治力量一般是指以各种内涵的社会主义、进步主义为追求目标的各国共产党、部分左翼政党、大多数社会党等在内的多类政治组织的通称。在政治光谱上一般称为左派,它们都是推动历史发展进步的政治力量。〔1〕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左翼力量特别是坚持科学社会主义的各种左翼力量遭受重挫,多数政党组织在低谷中徘徊和艰难挣扎。内外形势与环境的变化需要它们摒弃前嫌、联合对外、共同对敌。然而现实政治的博弈和斗争,又使它们中的多数未能走到一起、并肩战斗,即便有些党实现某种形式的联合与合作,大都难以顺利推进和善终。当前左翼力量之间的这种内讧与争斗,无疑是世界社会主义仍处低潮的重要原因之一。了解当今世界左翼政治组织之间合纵连横的新情况,是我们跟踪并把握国际政治尤其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变化发展的新特点、新趋势的重要线索,具有一定的政策参考与学术研究价值。
      一、当今世界左翼政治力量内部纷争的主要特点概述
      冷战结束以来,世界各类左翼政治力量面对资产阶级保守与反动势力的挤压和围攻,各自及相互之间都在探索和尝试某种程度的联合与合作,也有过一些政策举动。但相对而言,各自内部和相互之间的内耗与争斗反而更加凸显,给不少政党组织造成重大损失,带来严重后果。
      (一)不同左翼政党之间难以“抱团”,多是各自为“政”。冷战结束以来,国际政治生态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世界许多国家的左翼政治力量大都处于新自由主义攻击和保守政党打压的相似境遇下,它们本应加强相互联合、共同对外。但现实状况却并未依据这种政治逻辑发展,最明显的是同为左翼阵营的社会党和共产党之间基本上各自为政,甚至是挤压对方。新世纪以来,德国政党格局发生新的变化,从原来的四党格局演进到德国左翼党走上政治前台的五党格局,对于传统的大党包括德国社会民主党来讲,维系多年的“最小胜利联合”〔2〕的政治逻辑已经失效,时代的发展变化需要传统大党与时俱进、有新的思维。然而,德国社民党自两德重新统一后的多次大选中均誓言:宁愿在野,也不同左翼党在国家层面结成所谓“红红联盟”。该党甚至在多次大选前,事先就排除了与左翼党结盟的选项,实际上是自断与左翼党的联合之路。另一个欧洲国家希腊也是如此,希腊近几年连续举行两次大选,作为第一大党的激进左翼联盟(希腊左联党)并未与同为左翼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泛希社运)、希腊共产党联手,而是同非左翼的“独立希腊人”党联合执政。意大利民主党是从左翼民主党演化而来的,而左翼民主党的前身就是意大利共产党,于1992年改名更性为左翼民主党,并加入到西方社会民主党的阵营中。该党在2013年大选中,拒绝与意大利重建共产党结盟参选,使得重建共只好与其他几个左翼小党结成竞选联盟,但未能跨过4%的门槛而无缘进入议会。西班牙联合左翼是由西班牙共产党主导创立的一个相对松散的左翼政党组织,但进入新世纪以来,西共和联合左翼内部围绕政治、战略与纲领的争论和分歧日益加剧,联合左翼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3〕
      在发展中国家,左翼政党之间的不和现象也普遍存在。一些国家在选举或政府组阁时,左翼政党排斥左翼“兄弟”的情况屡屡出现。墨西哥在2016年举行的地方选举中,左翼的民主革命党和劳动党在各州分别与右翼的国家行动党联手,共同对付左翼执政党革命制度党,有意削弱革命制度党在国家层面的执政地位,最終赢得了12州中的7州州选。南非非国大和南非共产党之间的不和谐近期也曾一度显露,同工会大会构筑的铁三角联盟裂痕在增大。2017年6月召开的南非共十四大在强调三方执政联盟重要性的同时,却又公开表达了“独立参选”的意向,甚至表示要尽早出台该党独立参选的路线图,这是自新南非诞生以来所未有过的情况。印度国大党与印度共产党(马)和印度共产党,长期以来较少开展有实质意义的合作,更多的是在某些地方邦结成过不紧密的竞选联盟而已。事实上,在国大党2004—2014年执政的十年间,两个共产党在政府高官腐败等许多问题上也同反对党印度人民党立场一样,痛斥国大党政府,并对其一些政策进行抵制。在其他不少国家,左翼政治力量内部间这种不和甚至“同室操戈”现象,最终的结局多是一再地让亲者痛、仇者快。
      (二)非执政的共产党“阵营”内部四分五裂。冷战结束后,世界一些非执政共产党尽管也在探索各种联合方式,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在反对资本主义目标下的合作途径。例如,由希腊共产党等发起创立的世界共产党工人党国际会议,到2017年底已经召开过19次会议。但也要看到,在该平台内部,事实上存在着不同的派系,相互间的观点立场差异甚大。希腊共产党、葡萄牙共产党、古巴共产党、巴西共产党等相互间不时暗中较劲,抢抓主导权,导致有的会议甚至连一个统一的“最终声明”都难以达成。2016年在越南召开的世界共产党工人党第18次国际会议以及2017年在俄罗斯召开的世界共产党工人党工作组协调会上,围绕中共、朝鲜劳动党等加入会议工作组的问题,内部就分成了以希腊共产党、哈萨克社会主义运动、苏联共产党(苏联解体后成立的新党——作者注)等极个别党为代表的坚决反对派;以越南共产党、古巴共产党、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等大多数党结成的坚决支持派;还有以叙利亚共产党、西班牙共产党等为代表的沉默派。在一些地区内部,共产党之间不仅整合困难,而且是相互间在不断地进行打斗和内耗。据西欧有的共产党内部透露,欧洲共产党尽管已十分弱小,但当前却在其内部分化成事实上的三大派别:一是以法国共产党、意大利重建共产党和德国左翼党等为代表的革新派;二是以希腊共产党和一些激进共产党为代表的传统派;三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共产党,包括葡萄牙共产党、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摩尔多瓦共产党人党、意共产党人党等,总体上属于温和派。三派在围绕社会主义、欧洲一体化、如何看待国际资本主义等一些重大问题上各执一词,互不买账,难以协调一致地行动。尽管这些政党组织也在欧洲范围内成立了以共产党为主导的区域性政党组织——欧洲左翼党,但欧洲共产党内部间的这种矛盾与分化,实际上是在进一步削弱其在欧洲特别是欧盟这一舞台上本已很小的作用与影响力。同样,拉美国家共产党内部步调也不一致。例如,各党对马杜罗主政的委内瑞拉局势就存在不同的立场与看法,多数党总体支持马杜罗政权,但也有包括墨西哥劳动党等在内的个别党对马杜罗当局的激进政策颇有微词。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