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时政新闻
  • 经济法律
  • 管理财经
  • 社科历史
  • 文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文化艺术
  • 科技科普
  • 教育教学
  • 当前位置: 早教700网 > 科学文摘 > 健康生活 > 正文

    估牛记

    时间:2019-04-15 11:08:38 来源:早教700网 本文已影响 早教700网手机站


      项目进展到此,大家都有点松懈下来。老谢也解了领带,穿着莫卡辛驾车鞋的脚(鞋帮上带了点红土)翘在桌沿上,看着灰蒙蒙的玻璃窗发呆,好像窗外是曼哈顿中央公园而非浙南的无名山丘。他点起一根白三五,像金鱼一般朝着光柱里吐烟圈,不复平常那样一副神经兮兮的海归精英架势。
      或者他一开始就没那么认真,纯粹是出于职业惯性。这趟差对他来说倒有点像休假了。
      晓峰看不懂老谢。进事务所半年,觉得作为合伙人的老谢高高在上:出身四大,混过华尔街,头顶着金领的光环。略带花白的微卷头发精心打理着,身上永远带着恰到好处的古龙水味道,仿佛菲力牛排刚煎到火候,轻重不得;却还会亲自做项目,有时甚至是十几万的小项目。周游于三教九流之间,身段柔软,入乡随俗,随时可以跟委托方拍肩膀喝硬酒说荤话的,好像特意为过把瘾来着。心想,他们这代下过乡留过洋的老底子果然了得。
      暖烘烘的阳光照进熬了两周的会议室里,桌面上到处堆放着手提电脑、投影仪和各种卷宗资料,像一个亟待收拾的战场。普普通通的国有工厂会议室,棕色全实木桌椅(桌面略有些破损与划痕),墻上挂着发黄的企业愿景、目标与文化格言,墙角处照例有蛛网与水渍的痕迹。比较特别的是一桶保温着的星巴克咖啡,暗绿色的塑料桶置于桌角,厚实、陈旧,有点突兀,好像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是绿德公司特地跑县里买的。晓峰倒无所谓,就他而言,加糖和奶精的雀巢就是顶好的饮料。但老谢说这也是范,挂行头赚吆喝,是事务所CIS的有形展示。
      “剩下的交给你了。”老谢收起脚,走过来拍拍晓峰的肩膀。
      晓峰明白他的意思。
      近五年来可以一捋的报表,数据简单清晰。绿德公司的账目并不复杂,县国资委全资控股,连续五年持续亏损,负债率在90%以上(始终不破,真是水平),总之乏善可陈。这是现代咨询业的好处,程序化的工具与成熟的业务分析模块,大部分是傻瓜式的流水线操作,不用带脑子。几天下来,绿德公司的家底已经一清二楚了。三百来个工人倒是不慌不忙,一个个气定神闲、波澜不惊的模样,毕竟分流安置方案都已经公布,余下的就是新老板的事了。几条选矿流水线处在半歇工状态,开开停停,像得了前列腺炎的中年男人。
      “这个结论怎么下?”晓峰把他的DELL指给老谢看。
      其实不用看他们也都清楚。绿德公司国有股改制,原总经理林栋摇身一变成为新老板,已经铁板定钉。他们过来做最后的评估,也是尽人事,走个程序。事务所也明白,所以老谢带了晓峰和李芸两个新人来做这个项目,权当练手。
      唯一棘手的是最后一项资产,绿德公司在前些年收储的某处矿山(当时林老板还是林厂长),账面显示当时收购价是两千万,现在行业整体不景气,提取损益、折旧以及考虑各种变化因素,要按50%来估值折价。这也是县国资委的意思,也提供了委办公会的纪要,白纸黑字,一目了然。当初提供给县里的项目预评估报告和去年做的鉴定报告都是省地勘局出具,联系了几个专家组成员,不是退休就是已经不在局里,不再过问江湖中事。唯一一个叫罗祥根的县矿产资源专家,却手机显示空号,始终联系不上。晓峰是项目负责人,坚持要认真审核一遍。李芸却觉得多此一举,多么简单明了的事,何苦来着?
      晓峰心想,老谢的意思究竟是什么呢?却看他坐在那里不表态,一副心不在焉若有所思的样子。
      据可靠的内线消息,老谢这次是带着考核目的来的,不是为这个项目,却是为了他们两个。事务所顶着洋人的头衔招摇过市,骨子里还是中国式的江湖。
      “要不实地去看看?”
      林老板很爽快,说今天恰好没别的安排,当下就可以去。李芸第一个欢呼起来。连续几天待在这个县郊的山区,她多少有点憋坏了。
      午饭后,老奔驰商务车行驶在省级公路上,阳光灿烂,是出行的好天气。却是林老板自己驾车。他说向来喜欢开车,打小的职业理想就是当个司机,说这话时他哈哈大笑起来。晓峰是浅尝辄止的那种笑;李芸咯咯笑,一派天真烂漫模样;老谢却格外乐不可支,好像听到了顶有趣的事。
      晓峰想,老谢故作献媚状,反显得可爱率真,是老外的那种夸人方式。李芸呢,这个年纪的女孩看不懂的,又单纯又世故。林老板是当了老板才能这么说话的,如果真是个司机,这就不是笑话了。就像一个职业会计师喜欢摄影,他宁可别人夸他摄影水平好,也算一种非主营产品的溢价吧。看林老板中等个子,南方人喜欢留的寸头,瘦削,眼睛里偶尔掠过刀片一样的光,四十几岁的年纪看上去显得年轻,尤其人逢喜事,里外都透着劲。老谢这么儒雅帅气的人,站在林老板面前却被比下去了。顿时想起一个词:床头捉刀人。
      李芸怕晕车,坐在副驾驶位,一路上跟林老板说个不停。三月的风景正是时候,满眼青山绿水,南方连绵的丘陵披着阳光,处处透着深深浅浅的绿。油菜花已经开了,格外耀眼,就是现在种的少了,并不成片,这一点那一点的。浙南乡村的楼房也很美,各种彩瓦粉壁,阳光下别有一种奇幻模样。
      “欧洲小镇也不过如此啊。”老谢感慨道。
      林老板说,单算浙江的GDP,可比得上瑞典了。又说,这几年搞五水共治,环境也好了很多,真不比欧洲差。
      他们说得很热闹。
      晓峰看着窗外掠过的各种村镇与房屋,各式各样的广告牌,路边乌桕树、樟树、枫杨树,油菜花地里还看得见白晃晃的泡沫垃圾四处堆放,心想,这块土地真是既陌生又熟悉。自己从小在这样的水土里长大,一晃离开已经十几年了。写字楼的操作规程、星巴克与职业装究竟能改变一个人多少呢。
      到地方的时候,他们看见的是一片不高的小丘,照例长满了毛竹、松树和层层茶叶。林老板说:这就是了。晓峰看不出任何矿山的模样,只是南方常见的丘陵。过一条小溪,爬上比公路高几米的斜坡,面前是一片油菜花地。
      李芸欣喜万分,掏出手机来自拍,又拉了老谢和林老板合影。跟林老板合影时,晓峰看见林老板的手很自然地挽着李芸的腰,手放在牛仔裤和针织线衫之间。又来拉晓峰。李芸当摄影师,指挥着大家的表情,小闹腾了一阵。油菜花地里很爽朗的苦辛的香,明晃晃的,间或有蜜蜂嗡嗡营营地飞舞着。

    • 早教知识
    • 学习资源
    • 优美散文
    • 阅读
    • 才艺
    • 教育
    • 智力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