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新生,培养未来!欢迎来到早教700网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 早教700网 > 《东京物语》 > 《东京物语》日本版的《父与子》

《东京物语》日本版的《父与子》

时间:2014-05-23 来源: 早教700网
  

  一对老父母东京看望成了家的子女,竟没有容身之地,子女们都有自己的生活,都很自私,只是面上尽力地敷衍两个老人家,孙子们跟老人没什么感情,也只是礼貌上地叫一声“爷爷奶奶”。两个老人家被安排不适合老人的热海温泉旅游,两人睡不好,提前回来了。回到女儿那里,女儿正好有讲习会,两人得告辞,但不好再麻烦大儿子,只好兵分两路,老母守寡的二儿媳那里蹭一觉,老父找两个老朋友过夜。可是那两个老朋友也过得不安心,一个俩儿子都战死了,另一个儿子爱慕虚荣,嫌弃老人家。三人在酒店里喝醉酒,打算熬到天亮,解决住宿问题。然而警察把他们送到了老人的女儿家,女儿烦不胜烦,埋怨了一通。两个老人起程回家,途中老母身体不适,下了火车,正好见了三儿子一面。十天之内,所有的子女都见完了,两人回到家。那些子女却很快收到了电报:在家未嫁的小女儿京子说“老母病危”。大儿子、二儿媳、女儿及女婿、三儿子,这几个人都赶回来送终。大家都应付了事,除了二儿媳多住几天陪了老父,其他子女又都赶回忙自己的事业和家庭了。除了孤苦的二儿媳和未离家独立生活的小女儿真心地为母亲世哀悼,其他人都把送葬看成一个任务,难过也算难过,可是毕竟没有自己的事来得重要。

  尤其是大女儿,她简直把父母当成一种累赘,对他们很厌烦,在东京时当客人问她家里来了谁,她答“从老家来的乡亲”;老母病危,她就想着可能要死,把丧服带上省得麻烦;老母一死,她就急着要这要那留作纪念,并且还实打实地说:“要是父亲死在前面会比较好,母亲可以到东京帮忙。”言外之意,等小女儿京子出嫁后,轮着伺候这个老父亲,可真是个头疼的事——他不能帮忙,还要吃喝,最可恨的是,戒了二十几年的酒,又因郁闷喝起来了。大女儿的言行举止,心声流露,跟我们所见到的身边的绝大多数儿媳妇们、少数女儿们一模一样。

  而这对老父母在看望子女的途中却从不抱怨,他们谅解子女们的难处,虽然知道他们有了自己的家就都变了,变得不亲切了,可还是自我安慰说:“我们是幸福的了。”甚至在离开东京的火车站上,老母颇有预感地对子女们说:“你们都很忙,万一有什么事,你们就不用赶回了。” 唉!!!

  1953年的日本片,乌烟瘴气的大都市,毫不造作的情感流露,看这个情节寻常却如同在上演我们自家生活的早期黑白电影,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流个无穷无尽,从一开头流到剧终。这是一对怎样善解人意的老父母啊!面对子女分离出,不再像从前一样和自己的感情密切相联,内心的悲哀不是自己嘴上一大套宽慰的话所能掩盖得了的。老母在潜意识里觉得她的精神生命已经到头了,对子女的养育、期盼,到头来不过是一场空。比起那些丧子或子女无良的,那自然是好一点,可是这个情形有子女与无子女也没有多大分别了。虽然小女儿未嫁,但小女儿嫁完之后,也是同理,这是可以预见的。可怜的只是,两个老人走了一个,剩下的一个可怎么度日呢?

  我跟女儿小鱼讲完这个电影故事已是半夜,我以为她睡着了,问了句:“你听明白了吗?”她仰面望着天花板,直点头。我的心突然一缩,一个即将5岁的孩子当真能明白?她只是很认真地听着。我说:“将来你长大了,离开爸爸妈妈了,爸爸妈妈绝不打扰你。”她答:“我不跟爸爸妈妈分开。”啊,这又是另一个影片了,那就是小津此前拍过的《晚春》。女儿不愿离开原生家庭,假使不是出于俄狄浦斯情节,仅仅是因为心理上不能独立,那也是严重的心理障碍啊。小鱼还小,不宜了解得太多,导致焦虑,我赶紧给她讲起《忙忙碌碌镇》里《盖房子》的故事来,她立刻就睡着了。

  一直以来,许多人劝我们再生个孩子,违背政策也没关系,总能想办法解决问题。然而,孩子多了又怎样?没有孩子,我们可能体会不到生命的全程;有了孩子,一个和十个又有什么分别呢?他们都将一个样,离开你,从此和你在情感上划出一条界线,让你体会到孤独老的凄凉。这还算是正常的。如果遇到上述不正常的情形,那就不是凄凉的感觉了,而是焦虑和痛苦。等将来小鱼成家了,我无论如何也不会住进她的家里,体验那种尴尬的感觉。你把你最真最深的爱都给了子女,他们却在你到来之后用敷衍的态度来对待你。这不是自寻打击吗?影片中的老母旅行一遭,速死,换到我们许多人身上,也是一样的。

  想想我的伯父世得早,被他宠爱了大半辈子的伯母从此过着可怜的生活。由于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各忙各的,虽然伯母帮着他们每一家收拾了几十年家务,带大了一大群孙子孙女,可是当她眼神不好之后,子女们照顾起她来生怕轮得不公平,后来索性谁都对她爱搭不理了。伯母就在前几年元旦那天自缢于自己的床杆上。多么和蔼可亲的老伯母啊,却在77岁那年以这样的方式离开了人间……

  想想我的母亲,35岁丧失,一个软弱、缺乏主见的人,却不得不将全部农活家务揽起来,直到二儿二女都成家,生活安定下来才放心。她吃苦在前,现在的情形要好很多。亲生的儿子女儿都关心她,姐姐常常回帮她料理饮食,我周周陪她到地里种菜,两个儿媳两个女婿也都尊重她,她天天准备三餐,关心菜地,看看电视剧,等着子女们回来吃饭,等着我和大鱼回拉菜,帮我们买好柴鸡蛋,盼着我们房子装修完,好叫大嫂带她过来看。上周在地里,我问她:“我爸爸世后,你没有想过再找一个人吗?那时你那么年轻,孩子们那么小,你一个人太吃力了。”她说:“那时有人介绍,你大哥不同意,我自己也不想找。如果找一个又死在我前面,我这辈子就专门伺候别人啦!”呵呵,多么坦诚的话。一对伴侣,如果不能一起死,长寿就意味着煎熬。可悲的是,我们许多年轻夫妻却不知道珍惜对方,不知道让对方活得比自己长久是件至关重要的事情。

《东京物语》日本版的《父与子》》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www.zj700.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