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抱新生,培养未来!欢迎来到早教700网 收藏本站 | 网站地图
您现在的位置: 早教700网 > 书虫读后感英文 > 【书虫读后感】《写作的女人危险》

【书虫读后感】《写作的女人危险》

时间:2015-05-01 来源: 早教700网
  

《写作的女人危险》读后感

读了斯特凡·博尔曼的《写作的女人危险》一书后,我深深被书中那些伟大的女人追求自由的精神所震撼。那些女作家之所以在她们的作品中塑造出了诸多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是因为她们自己就具备着独立的人格和思维。

《写作的女人危险》介绍了那一时期大部分著名的女性作家所面临的社会压力,以及来自婚姻和家庭的困扰。如西尔维亚·普拉斯在二十世纪因为受到迫害以自杀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充满才华的生命。卡森·麦卡勒斯最富盛名的小说《心是孤独的猎手》问世于1940年,事业上的成功毁掉了她与一位落魄作家的婚姻,她的一生饱受疾病缠身和家庭暴力的困扰,孜孜不倦的写作又加速毁掉了她的健康,离世时还不到五十岁,弗吉利亚·伍尔夫将石块装满衣兜,一步步走向河心,年仅五十九岁的她选择了自溺,因为她再也不能忍受写作带来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这群世界上最具智慧、最才华横溢、毕生洋溢着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女人如此怀疑人生?是什么使她们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

不管是女作家还是女艺术家,她们如同其他女人一样,自然希望被认可,被追求,被喜爱,但是此事古难两全。一方面按照自己的法则生活,另一方面又要遵循传统的妇道和妇德。维系爱情和生活的平静,或是取得文学艺术上的功成名就,看起来两者很难兼得。换一种更简单却绝对让女人无法接受的说法:只有照料好男人的日常生活,他们才有资格写作或其他的什么活动,那么又有谁来照料女人的生活呢?古往今来,女人乐意被描绘成男艺术家的缪斯女神,那么又有谁在何时何地,能够成为女人的缪斯呢?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人,那是一位优雅从容的女性,去年在我们一直去做志愿者的敬老院里,有一位94岁高龄的老奶奶,她一头美丽的银发,气质优雅,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她头发掉光后她用掉了银发做了发套戴在头上,她是一位孤寡老人,她年轻时是个知识分子,爱好写作,她的爱人离开她好多年了,他们没有子女。但我们每次从她慈祥的笑容里从来看不出她的忧愁,有一次她和另外三位老人一起玩沙盘,她很从容地摆了教堂,墓碑和牧师,她表述时很淡定地说“人都有生老病死,我生前过的开心、满足,死后也无没什么遗憾。”每次老人们表演节目,她总是带头声音洪亮的唱起那一首首老歌,她笑起来像朵绽放的花朵。

老奶奶虽然年事已高,但她保持着崇高的灵魂,心里一直有自己的爱情和美满的婚姻家庭。

在《写作的女人危险》一书中所提到的女人,因为对文学和艺术的和追求,让她们更加接近生活的内核。敏感的她们感觉火焰在身体里燃烧,她们不相信男人的权威,希望写出属于自己的作品。但是在那个时代这种疯狂、叛逆的想法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们自己,在创作之后,似乎酝酿着巨大的灾难:总有一天,青春不再,她们将面临着苍老、孤独、遗弃、病痛、毒瘾、酗酒、癫狂、封闭等等,她们也许将会被自己所追求来的“自由的严寒”冻伤。命运真是悲惨!

不过看了这本书,我并没有被书中所出现的苦难和阻力吓倒,却被那些伟大的为写作、为艺术而献身的女性所折服,所激励。女性朋友可能会担心工作和家庭的平衡问题,以写作为例,同时成为作家和母亲的愿望统一起来,对于生活当今社会的女人们来说,这个时代无疑为她们创造了更便利的条件。社会主义国家的出现和科学技术的实际应用逐渐将女人从繁重的家务中解放出来、大大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另外,写作也有了职业化发展,在现代社会中,它与出版行业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法国女作家弗洛伦斯-蒙特雷诺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创作了一本伟大的著作《属于女人的20世纪》,在写作的同时她独自抚养大4个孩子。“既要书籍,也要孩子”,这句话可以说是弗洛伦斯-蒙特雷诺的座右铭。在这一点上,她与瑞典儿童作家阿斯特丽德-林德格伦和非洲裔美国女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托妮-莫里森并驾齐驱。这两位不仅是母亲,除了写作和家庭之外还有另外的职业——出版人。从阿斯特丽德-林德格伦的身上可以学到她是如何经营和打理事业,这也成为她投身写作的经济基础。正如今天许多咨询师给出的建议那样,先稳定工作、再追求梦想。

而托妮-莫里森最令人称道的是,她通过照顾孩子扔掉了世俗带来的种种不必要的压力、在家庭中找回身心平衡。既然孩子已经出生、抚养孩子很有可能影响写作,莫里斯认为,这对于写作来说可能也不完全是坏事,这取决于个人是否能够集中精力。当孩子年幼时,她有意识地放弃了原先的写作习惯,过去她会预订一间房间来写作。一旦成为母亲,她就无法将骨肉独自搁在家中,但是天性驱使她关注孩子每一个细微的动作和反应,不自觉地打断写作思路。于是,她选择将写作地点移到起居室,正如200年前她的前辈们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一样,“没有人能比孩子们对我的要求更多。母亲必须是一个好的管理者;拥有幽默感;当他们需要任何东西时,我都能及时满足他们……我原本可以简简单单地做自己,但是孩子让我不得不成为一个更完整的人……孩子们希望在我身上学到做人的道理和能力,这也给了我一个丰富自己人格的机会。”身为作家,他们的工作往往是通过个人对一群读者发言,那么作家为什么不能“大隐隐于市”,非要自寻寂寞、躲到无人的角落里去完成?

我们追求自由的心始终不曾有丝毫的退缩。更何况我们生活在现在这个充满机会和宽容的年代,写作只是自我成长的一种方式,我们每个人都具有独立的人格和思维,都希望被认可,被追求,被喜爱,我们要不断修炼内心的成长,人的身体会慢慢变老,内心却能够永葆青春年少。文:杜平

【书虫读后感】《写作的女人危险》》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Reserved www.zj700.com